财新周刊 2022年1月3日 第1期 总第987期 最新封面报道|曹德旺:我会这样办大学

75岁重登场,曹德旺要办福耀科技大学,回答所有问题

文|财新周刊 王伯文

2021年12月6日,财新在福州河仁慈善基金会的办公室里见到了曹德旺。尽管已年过75岁,他依然精力旺盛。办公桌旁是福耀科技大学未最终定稿的设计模型,谈话间他不断介绍着对1286亩校园的规划。模型里,校园四面环水,不设围墙,桥桥相连,开放而有韵味。

“我相信它会是中国最美、最现代化的一所大学。”曹德旺说。

2021年5月,曹德旺宣布以河仁慈善基金会名义捐资100亿元,在福州筹设一所高校,暂名福耀科技大学。11月20日,基金会公告与福州市政府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项目最终选址福州高新区南屿镇流洲岛。

“有需要我还会再凑出100亿。”在2021年12月4日的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年会上,曹德旺对还未动工的福耀科技大学,公开作出新的承诺。

“探索新型公办大学模式”“瞄准‘卡脖子’问题”“培养产业工匠式管理人才”,曹德旺关于福耀科技大学的想法一个接着一个。这位“玻璃大王”、全国政协委员准备拿出家底,究竟是要捐出一所什么样的大学?

曹德旺是自带“传奇”气质的企业家。在他的自传里,其父曹河仁曾是上海著名的永安百货股东之一,在动荡时局中辗转迁回福清老家,家财尽失。30岁之前,曹德旺卖过烟丝、贩过水果、当过厨师、修过自行车,到1975年,他竟积累出了5万余元的“巨资”,最终在福清高山镇异形玻璃厂采购员的岗位上,迎来了改革开放。

1983年,曹德旺承包了这家乡镇玻璃厂。随着进口汽车进入中国,1986年,曹德旺将主业转向汽车玻璃,通过设备引进与技术攻关,打破了日本汽车玻璃的垄断;1987年,耀华汽车玻璃公司(福耀集团前身)成立,并于1993年成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600660.SH/03606.HK),成为福建第一家A股上市公司;1995年,福耀玻璃工业集团正式组建。

数十年里,曹德旺带领的福耀一路升级,大步“出海”,最终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供应商,工厂遍布11个国家和地区,国际市场份额达25%。在这个过程中,他曾历时四年、坚持打赢中国加入WTO以来第一个反倾销诉讼;在近年颇有影响的纪录片《美国工厂》中,作为中国企业家、中国制造、中国式管理的代表,他也与美国工会产生激烈碰撞。

与同期发迹的许多企业家不同,曹德旺并不过分汲汲于个人财富的扩张,颇多着意在回馈社会。福耀自上市以来累计发放的股息达182.24亿元,是公司在A股募集资金6.96亿元的26.2倍,在A股市场当属翘楚。

在大手笔资助慈善公益事业上,曹德旺也开风气之先。2011年,他捐出3亿股福耀玻璃股票设立河仁慈善基金会,当时市值为35.49亿元(现已增值至112.39亿元),成为全国第一也是惟一经由国务院审批、以金融资产创办的全国性非公募基金会。到2019年,曹德旺个人捐资累计超110亿元。

曹德旺曾自述所作的第一次慈善动作,是1983年在小学老师的要求下,向母校捐出价值2000元的桌椅。数十年来,奖教助学资金、捐大楼、捐学院,曹德旺的教育善举遍布各大知名高校。在此次决心“办大学”之前,他的基金会在扶贫济困、奖教助学等方面已累计捐赠34亿元。

毫无疑问,如若进展顺利,福耀科技大学无论从规模还是影响上都将成为曹德旺慈善事业的顶峰。他自称已酝酿多年,有见于大学生就业难、企业也招不到合适人才的错位困境,希望拿出积累的财富和现有的全部精力,来办好这件“大事”。在他看来,教育应该是事业,而非产业,要拒绝资本逐利。在国家资金之外,需鼓励社会慈善资金进入,采取基金会办学模式,营造社会共建大学的氛围。

从资金模式来看,曹德旺的想法接近美式大学的基金会筹资模式。据财新了解,基金会提供的资金占美国私立大学年度预算的比例集中在两成至六成。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顶级研究型私立大学,多由专业人士打理的基金会提供资金支持,以校友捐赠为主的社会捐赠是这些基金会重要的资金来源,并最终通过资产管理形成可持续的资金循环。

以哈佛大学为例,据其2020财年年报,学校受疫情影响,学生端收入大幅下滑,但哈佛资产管理公司的强势表现,仍使该校净资产逆市增加8.93亿美元,哈佛捐赠基金规模升至419亿美元,财年内划拨了20亿美元的利润用于大学日常运营。

这一点上,2018年落地的西湖大学已先一步尝试。同为非营利、基金会办学、民办公助的性质,西湖大学开中国以社会捐赠作为主要资金来源的高校办学先河,校长施一公等人算过一笔账,根据规划,到西湖大学发展的全盛期,需要聘请300位教授,举办者西湖大学基金会每年需要提供10亿—12亿元运行经费,为此基金会需为大学建成一个200亿到250亿元的永续资金池。

更大的资金规模,瞄准的是更高的办学层次。有别于民办高校目前普遍依赖学费收入、“以教养教”、人才培养质量偏低、急功近利的现状,基金会办学旨在保持非营利性质的同时,建设培养高层次人才的研究型大学。西湖大学瞄准的是基础性、前沿科技研究,福耀科技大学则以应用研究作为办学定位,期望快速解决高端制造业人才短缺问题。曹德旺向财新表示,未来希望可以与西湖大学分别在不同的大方向上发力,齐头共进。

有参与院校设置的专家认为,尽管省、部层面都尚未有公开文件,但曹德旺捐资办学一事颇受支持,只要资金与基础设施到位,有望像西湖大学一样较快批准(西湖大学在浙江省报送后一年内获得教育部同意设立的批复)。他也表示,办研究型大学耗资巨大,资金落实是个挑战。尽管西湖大学顺利启动,但近两年在进一步筹资、申报博士点和本科办学上,也都存在着一定困难。

这一点,曹德旺眼下似乎并没有过多在意。他称曹家还握有200多亿元股票,可以视需要投入学校。未来,他希望福耀科技大学能够成为社会共建大学的模板,将建议政府设立公募基金,以他的信誉与影响力吸引社会各界捐款,作为学校长久存续的主要资金来源。曹德旺认为,慈善是社会第三次分配改革的一种方式。曹家会在未来数十年内逐渐淡出在福耀的影响,把它还给社会。

曹德旺的慈善生涯里,大手笔的慷慨捐资与商人的绩效追求同在。2010年西南大旱,曹德旺捐款2亿元,但给承办的基金会定下了“如果超过1%的不合格率,赔偿30倍”的问责条例,并将管理费用从行业默认的10%压到了3%;2001年,福清地方财政危机,曾用高速收费站六年收费权抵押向曹德旺借款7500万元,曹德旺整治收费系统,两年收回本金立刻停止收费,并力促政府最终拆掉了收费站,赠路于民。

曹德旺计划用10年到15年,使福耀科技大学进入一个相对平稳的状态。

75岁重新登场,开启人生全新事业,曹德旺办福耀科技大学,能否办出质量得到社会认可?能否打造可持续的基金会筹资模式?能否成为教育的一支生力军,与同侪并进,假以时日重塑中国高等教育的版图?

一切才刚刚开始。

财新周刊 2022年1月3日 第1期 总第987期 PDF下载 高清中文原版 杂志官网订阅 阿里百度云网盘 免费分享

猜你 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