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周刊 2021年12月27日 第50期 总第986期 最新封面报道|直播查税风暴

直播带货“女王”薇娅税案金额空前,高收入人群税收征管日趋收紧,集中整治之外,还需治本之策

文|财新周刊 于海荣 程思炜

临近2021年底主动报告、及时纠正涉税问题的最后期限,直播行业查税再添重磅案例。

12月20日,浙江省杭州市税务局发布消息称,网络主播黄薇(网名薇娅)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隐匿个人收入、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等方式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0.6亿元。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对黄薇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

薇娅近年来稳居直播带货行业的头把交椅,是淘宝平台上的超级头部主播,其偷逃税案也是迄今为止税务机关通报的个人偷逃税案件中,金额最大的一起。

这并非近期直播查税通报的首起案例。此前10月,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税务局曾发现有网络主播2020年汇算清缴存在大额欠税,共补缴税款634.66万元,滞纳金27.78万元;11月22日,浙江省杭州市税务部门通报称朱宸慧(网名雪梨)、林珊珊两名网络主播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虚构业务将其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转变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偷逃个人所得税3036.95万元和1311.94万元,对其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拟处1倍罚款,分别共计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

以2018年范冰冰偷逃税案为代表,近年来税务部门对高收入人群的税收征管不断加强,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为重点。从近年来通报的案例看,涉及人群越来越广,金额也越来越大。据新华社报道,自9月要求影视、直播行业自查以来,已有上千名主播主动自查补缴税款。

相较其他税案,明星艺人和网络主播偷逃税被罚,社会关注度高、传播速度快,各界的关注点也并不相同。税收理论和实务界人士的焦点集中在,这些案件都涉及通过设立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等方式,将劳务报酬所得转换为企业经营所得,这两类所得如何认定;更多的公众则好奇,偷税金额如此巨大,是如何发生的?

与多数公众认知所不同的是,按照现行税法规定,个人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的生产经营所得,不需缴纳企业所得税,而是缴纳个人所得税。

多位接受财新采访的税收实务界人士和财税研究者都表示,按照个税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规定,劳务报酬所得和生产经营所得有一定重复。一般来讲,劳务报酬是以个人独立的名义从事劳务活动取得的所得,生产经营所得大多数需要以个体户、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的名义从事经济活动,并且要有实质经营,包括有实质的合同、团队、场所、现金流等,不能是空壳公司。

根据个税法,劳务报酬所得属于综合所得,跟工资薪金所得一样,适用3%—45%的超额累进税率,但在起征点、五险一金及专项附加扣除之外,还可以减除20%的费用;而生产经营所得则是在扣除实际成本费用后,适用5%—35%的超额累进税率。

多位从事税收实务的人士对财新称,通常来讲,明星艺人、网络主播选择按劳务报酬所得和经营所得纳税,相差得并不大。之所以偏好按经营所得纳税,是因为一些地方在生产经营所得个税的征管中,采用了核定征收的方式,征收率多在10%以下,税负极低。

核定征收原本是针对一些无力设立账簿或成本、费用凭证不全的小微企业,以收入总额×核定征收率来确定应纳税额。但一些地区为了吸引企业进驻,将这一方式滥用。范冰冰偷逃税案后,明星艺人工作室不再采用核定征收,改为查账征收,但在直播等行业,核定征收仍普遍存在。

据财新了解,近期通报的直播行业偷逃税案例中,核定征收是最大的问题所在。国家税务总局2021年9月下发通知明确规定,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要辅导其依法依规建账建制,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

“规范直播行业的税务问题,是个系统工程。”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对财新称,集中整治固然必要,更重要的是要启动更综合性、基础性、根本性的制度建设。

长期以来,中国个税被诟病为“工薪税”,主要依靠企业代扣代缴。但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的发展,税务机关可以掌握更多的涉税信息,征管能力明显加强。在共同富裕要求“加强对高收入的规范和调节”的背景下,对逃避税问题多发的行业和人群加强税收征管,成为趋势。

税制完善也必不可少。中国税务学会学委会原副秘书长焦瑞进对财新称,目前中国个税是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计征模式,不同收入类别税率不同,个税与企业所得税之间还存在税率差异,在大数据时代,应先优化税制,对个税、企业所得税统筹考虑,减少税收筹划的空间。

他建议,将劳动收入都纳入综合所得,统一劳动收入的税制;资本所得则要更多从再分配的角度考虑,适当提高税率。

直播全行业查税

在新冠疫情“宅家经济”中经历了几何级增长后,带货直播迎来了监管规范,最引人关注的就是全行业查税。

在此前多轮查税传言之后,2021年9月直播行业查税落地。9月18日,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发布通知,提出进一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日常税收管理,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同时,要定期开展税收风险分析,近期要结合2020年度个人所得税汇算清缴办理情况,“对存在涉税风险的明星艺人、网络主播进行一对一风险提示和督促整改,对2021年底前能够主动报告并及时纠正涉税问题的,可以依法从轻、减轻或者免予处罚”。

一场席卷明星艺人、网络主播全行业的查税由此展开,直播行业成为2018年影视行业之后,又一全员查税的行业。自2021年四季度以来,各地税务部门先后三次披露相关案例,但涉税违法行为并不相同。

最早披露的案例来自河南省郑州市。根据《郑州晚报》官方微博10月11日消息,郑州市金水区税务局在通过“自然人电子税务局”平台对汇缴欠税数据的例行监测中,查询到一笔2020年汇算清缴的大额欠税存疑。经了解,该纳税人为一名网络主播,已离职前往北京。受银行限额限制,该纳税人分15笔结清税款,共补缴税款634.66万元,滞纳金27.78万元。

从上述披露信息看,这一案件被定性为欠税,只是纳税人未能按时在汇算清缴时补税,而非定性偷逃税,二者主要区别在于欠税不具备主观意愿,惩罚力度相比偷逃税较小。由于积极配合及时补缴,这名主播并未被处以罚款。

此后,杭州市税务局在11月和12月分两次披露了三名主播偷逃税案件:11月22日通报,朱宸慧、林珊珊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在上海、广西、江西等地设立个人独资企业,虚构业务将其取得的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转变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偷逃个人所得税。按相关法律法规,对朱宸慧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拟处1倍罚款共计6555.31万元,对林珊珊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拟处1倍罚款共计2767.25万元。

12月20日,杭州税务局披露,黄薇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隐匿个人收入、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等方式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0.6亿元。按照相关法律法规规定,对黄薇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

这三名主播偷逃税案件具有一些相同点:均是税务部门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发现了相关线索;违法事实中,均有通过设立多家个人独资企业或合伙企业,虚构业务将劳务报酬所得转换为经营所得,以偷逃个人所得税。

不同的是,朱宸慧、林珊珊案件中,还涉及将工资薪金所得转换为经营所得的行为;黄薇案件中,则有隐匿其从直播平台取得的佣金收入、从事其他生产经营活动取得收入未依法申报纳税的情况,虽然“主动报告税务机关尚未掌握的涉税违法行为,具有主动减轻违法行为危害后果等情节”,但“经税务机关多次提醒督促,仍整改不彻底”。

已曝光的三名主播偷逃税案,涉案金额较大,尤其薇娅案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远超2018年范冰冰被罚8.84亿元和2021年郑爽被罚2.99亿元。

从公开信息看,这些典型案例是直播查税的冰山一角。黄薇案通报后的第一时间,新华社等多家官媒都发文称,已有上千名主播主动自查补缴税款。

直播行业查税仍在继续。

薇娅偷逃税案通报后第三天,12月22日,上海、浙江、江苏、北京、广东等多地税务局发布通知,重申2021年底的自查时间线,要求“此前尚未关注自身涉税问题或自查整改不到位的明星艺人、网络主播等,抓紧对照税法及有关通知要求自查”,并于2021年12月31日前向税务部门主动报告和纠正涉税问题,税务部门将依通知要求从轻、减轻或者免予税务处罚。对仍拒不自查自纠或者自查自纠不彻底的,税务部门将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税务部门强调,平台经济是经济发展的新业态,在快速发展过程中,部分网络主播的税收违法行为,扰乱了税收征管秩序,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税务部门依法依规对有关网络主播税收违法行为进行查处,有利于平台经济长期规范健康发展。

财新周刊 2021年12月27日 第50期 总第986期 PDF下载 高清中文原版 杂志官网订阅 阿里百度云网盘 免费分享

猜你 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